中文 | English | Espa?ol | 日本語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金融研究

中國正從金融大國邁向金融強國——專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張承惠
視力保護色:

默認

【字體:

打印本頁

關閉窗口


信息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  2019-09-30

  櫛風沐雨70載,中國金融從一窮二白到全球矚目,創造了一系列中國奇跡。如今,新中國發行的人民幣已屹立于世界舞臺中央、多家中資銀行成為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,更有四大國有行名列全球銀行榜前茅......

  時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專訪了國務院金融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張承惠,請她帶領大家回顧中國金融歷史進程,洞悉未來發展脈絡。

  在1978年以前,中國的金融體系基本上是單一的國家銀行體系,中國人民銀行辦理一切銀行業務(涉及業務部分以中國銀行的名義辦理)。回顧新中國金融發展歷程,張承惠評價,今昔已不可同日而語,40余年間,中國金融完成了西方發達國家幾百年的發展進程。

  張承惠指出,如今中國已迅速成長為金融大國,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一新的歷史起點上,下一程將向金融強國邁進,中資金融機構將更具全球競爭力,中國金融市場將更具國際影響力。

  金融機構資產四十年增逾千倍  

  幾十年來,張承惠深究金融學理,情系當下國情,為中國金融發展建言獻策,深刻見證和參與了中國金融事業光輝進程。過去的一幕幕于她宛如昨日,她深深感受到,高速發展的中國金融幾十年來追趕了西方發達國家二三百年的進程。

  對中國金融這幾十年來取得的成績,張承惠予以充分肯定。談話間,張承惠如數家珍般列舉了多項數字。

  從總量上看,2018年,中國金融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7.68%,此前高點超過8%。而發達國家一般維持在5%~7%。她說,一般認為,這一指標水平太高意味著金融業過度發展了,但從另一面也體現出,幾十年間中國金融取得了長足發展。

  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體現了金融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,顯示近年來金融業對GDP增長的拉動作用已趕超發達國家,而在四十多年前,這幾乎無從談起。

  金融機構資產規模上,張承惠指出,1978年以來至今增逾千倍。1978年金融業機構總資產不足2000億元,2018年末金融業機構總資產已達293.52萬億元,是當年的1400倍,表明中國金融業規模巨幅提升。

  英國《銀行家》雜志每年公布全球銀行1000強榜單,如今前4位已被中資國有四大行坐穩,2019年榜單顯示,前1000強里中資銀行總計136家上榜。不管是總資產,還是凈利潤或者一級資本規模等,國有大行都處于領先地位,其中工商銀行多年穩居榜首,也因此被民間冠以“宇宙行”。

  外匯儲備上,截至2018年末規模達3.07萬億美元,稍早前曾逼近4萬億美元,而1978年末是1.67億美元。在張承惠看來,不到2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幾乎可以說是沒有,但40年間翻了幾萬倍,不得不說是變化驚人。雖然外匯儲備也并非越高越好,但這些總量指標變化反映出前后幾十年中國金融不可同日而語,如今的中國已成為真正的金融大國。

  股債雙雙躋身全球第二  

  金融是市場化的產物,張承惠指出,中國金融是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推進,進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建立的背景下發展起來的。在這40年間,中國金融體系得到極大地豐富,如今一個幾乎覆蓋所有金融領域的龐大金融體系蔚然可觀。

  從金融市場來看,40年前,中國沒有股票市場,沒有債券市場,更沒有期貨等衍生品市場。如今,這些都在迅速發展壯大。張承惠說,40年間,中國金融市場經歷了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的過程。

  截至2018年末,A股上市公司達到3584家,總市值達到43.49萬億元,成為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場。MSCI、富時羅素等國際指數已將A股納入,標普道瓊斯指數納入A股也在今年9月23日正式生效。

  而中國債券市場目前存量已超過90萬億元,也成為亞洲第一、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。張承惠指出,A股、債券和商品期貨發展都非常快。

  此外,A股市值前10名中7家都是金融機構,其中5家是銀行,工商銀行以接近1.9萬億元總市值穩居A股榜首。

  張承惠此前測算,不到30家上市銀行的總利潤占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總利潤接近46%,她說,隨著近年來上市銀行增加,這一比例估計還在上升。若加上保險公司、證券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,比例早已突破50%。她也強調,比例并非越高越好,但至少說明在中國市場上,金融業盈利水平很強。

  從金融調控體系來看,多年來,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穩步推進,特別是2017年以來,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,以及將原銀監會和原保監會整合,組建銀保監會等等,形成“一委一行兩會”格局,一套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的金融監管框架正在不斷健全。

  張承惠指出,經過多年努力,中國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審慎監管的金融調控體系不斷完善,總體來說,整個金融調控體系已經非常穩健,相對改革開放之初取得了長足進步。

  總體來看,她說,金融機構體系、金融市場體系、金融監管體系等中國金融體系,在短短幾十年發展中已經基本健全,并且進一步完善。

  此外,在金融業對外開放上,2001年中國加入WTO,開出金融對外開放內容和時間表,包括逐步擴大外資銀行外匯業務范圍和人民幣業務等,中國金融業開啟全球化進程。到2016年,人民幣正式加入SDR,自此站上了國際舞臺中央。2018年,博鰲亞洲論壇宣布金融業改革開放重大舉措,人民銀行宣布了11條具體開放措施,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全面擴大。

  張承惠指出,幾十年來,中國從最初沒有金融市場,發展到國內多個市場,再發展到融入全球的開放金融市場,在不斷深入開放中,中國金融體系的效率和競爭能力持續提升,中國也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全球經濟治理和政策協調中。

  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  

  正是因為中國經濟實現了騰飛,金融業才能快速成長起來。總結過去幾十年中國金融業發展經驗,張承惠指出,金融歸根結底要為實體經濟服務,未來中國金融要進一步走向強大,更要牢牢守住為實體經濟服務這一基本點,如此才能健康和長遠發展。一旦脫離實體經濟,金融風險就會出來。

  金融業發展更離不開改革開放。張承惠認為,改革開放是推動中國金融發展的最根本動力。1978年之前,計劃經濟制度不允許有商業金融機構,改革開放后才逐漸出現,但因為當時特定環境,這些金融機構的業務限定在特定領域,比如早期工行只能做工商企業短期信貸,建行只能做大項目融資,中行做出口業務融資等,只是在進一步的改革開放中逐漸放開競爭,他們才逐漸地跨領域做業務,從而出現競爭,各自業務邊界開始模糊。

  張承惠認為,這就是實事求是的精神,因為實體經濟需要這樣的競爭。而開放會帶來外國經驗、外部資金,也會帶來外國機構的競爭,說到底,金融還是一個競爭性而不是壟斷的領域。

  但張承惠同時強調,競爭也容易越過行為邊界,創新有時也會跑偏,風險就會上來,這時監管要及時跟上才能保證創新沿著正確的方向行進。所以,我們鼓勵競爭、鼓勵創新,但也要有一個框架來糾偏。因此,如何妥善處理金融創新與風險防范的關系,既要不阻礙金融創新,又能防止因此帶來一些可能的系統性風險,關鍵就在于如何制定一定的框架來規范。

  在張承惠看來,創新有度的問題,風控也講究步驟。其實監管永遠是落后于實踐的,監管需要留出觀察時間,因為如果沒有充分創新,還不知道風險在哪就管住它,肯定就沒有機會創新,金融也就不可能發展。所以金融發展框架,其實就是在市場主體不斷創新,與監管部門及時控制風險的博弈過程中,最終形成雙方都比較認可的規范。

  邁向金融強國需把握四點  

  春花秋實,中國在不懈奮進中已經成長為金融大國,未來,中國更要向金融強國邁進。

  張承惠說,在成績面前我們不能妄自尊大,既要肯定成績,也要清醒看到,向金融強國邁進任重而道遠。從金融大國到金融強國,就是一路改革開放的過程,中國金融改革開放依然在路上。

  她認為,向金融強國邁進,下一步至少在四個層面努力:

  第一,進一步提升中資金融機構的國際競爭力。中資金融機構要更多地走出去,加大海外資產布局,提高海外收入、利潤占比,更要加快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改革,提高中資金融機構的成本效率,提升海外盈利能力,如此才能在海外市場上更有競爭力。

  第二,要提高金融服務效率。以充分發揮金融市場機制為目標,進一步優化金融資源配置,不斷加大直接融資比重,建設一個真正有廣度、深度、彈性、有創造力的金融市場體系。而這也需要金融監管體系不斷改進。

  第三,要提高國際金融市場定價權。金融市場、金融產品要能吸引更多國際資本,這包括加快國際金融中心建設,進一步推動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。

  第四,進一步提升中國在國際金融市場規則制定上的話語權,包括在行業準則修訂等方面更深入地參與等。

  從這些方面扎實行動,中國便走上了金融強國之路,而這也就是在實現中國夢。


欢乐生肖开奖历史